> 文体资讯 >
栏目列表

余额宝领不到红包了榜样:七旬瘫痪母亲不曾错过阳光灿烂的日子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表于:2019-09-24 17:34 点击:

  对于家住民治街道馨园小区的廖良勇来说,让家中70岁的母亲高美玉晒到阳光是件“不容易”的事。从去年4月至今,近1000次上下楼,超过7万个台阶……廖良勇背着瘫痪的母亲,妻子黄金晖在后方托住婆婆身体,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。每个有阳光的日子,他们都坚持下楼,让生活已经不能自理的母亲晒到阳光,呼吸新鲜空气。

  如果没有那场突发的疾病,母亲高美玉如今应该在湖南岳阳老家过着闲适的田园生活,每天种种菜,做点好吃的。廖良勇和妻子一年至少回去四、五趟,春节把母亲接到深圳过年。廖良勇的手机里有一个母亲的专属相册,和母亲出去游玩,在家乡帮母亲砍柴,母亲和孙子相聚的时光……这些简单、温馨的幸福,手机都清楚地记录着。

  可生活偏偏不遂人愿,廖良勇清楚地记得那个日子,2017年4月28日,生病的母亲打来电话让他不要着急,特别叮嘱他不用回家。第二天,母亲就因脑动脉瘤破裂大出血进了重症监护室,至今,她都没法再开口喊他一声“儿子”。

  “她总是那么体谅子女,到了那么危急的时刻,依然怕麻烦我们。”廖良勇也忘不了,那一天,当他连夜赶回岳阳时,在病床前叫了一声“妈”,已经失语、手脚无法动弹,眼睛也无法睁开的母亲却流下了眼泪。

  “我知道她在等我,在等她的儿子回来。”讲到这里,廖良勇红了眼眶,低下头快速地擦掉眼泪。他的面前,母亲正在妻子的帮助下,踩着康复训练用的电动脚踏车。每隔几分钟,妻子就要帮母亲擦掉流下的口水。“你今天怎么不笑呀?”“是不是有客人来,你害怕呀?”妻子不时笑着和母亲聊天,每一个问题得到的都是“沉默”的回应。

  生死关头走一遭,高美玉的病情也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。那个似乎永远不会“倒下”,不会喊一声累的母亲,突然变成了“孩子”。母亲失去了意识,无法自主进食,无法自主走动,也无法与人交流。

  对于廖良勇来说,曾经住了近一年医院、动了两次大手术,近乎“植物人”状态的母亲能离开医院,在家人身边平静地生活,已经是“最好”的结果了。但廖良勇忘不了那个被妻子笑称为“高美女”的母亲,挺拔有力、干活利索。

  在民治馨园小区的蘑菇亭广场,过往居民总会看到一对夫妇陪着一个老人在晒太阳,老人穿得清爽得体,脸上没有太多表情。女人的手一直没闲下来,在帮老人按摩手脚,不时还蹲在老人身后,稳住老人的身体。男人则在一旁和老人讲话,有时会拿起手机拍拍老人的照片,有时会伸脚驱赶老人脚下的蚂蚁。

  这是一幅温馨的画面,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。但了解他们情况的邻居,总会上前说几句话,“你们辛苦了,真不容易。”“这儿子、媳妇真不赖。”

  去年3月,母亲出院,廖良勇夫妻决心将她接到身边,“只有她在我们身边才感觉踏实。”此后,一年多来,只要母亲身体状况允许,每一个有阳光的日子,他们都坚持背母亲下楼晒太阳,还会当母亲的“拐杖”,让她走一段路。“她没法自主行动了,在家里容易打瞌睡,长期躺着坐着对她身体不好。”廖良勇夫妻的想法很朴素,人不能闷家里太久,都需要阳光,需要新鲜空气。

  采访当天,高美玉结束电动脚踏车运动后,在沙发躺着休息了一会。这时是上午9点,廖良勇走到阳台确认天气情况,转身对着妻子和母亲说道,“今天天气不错,不会太热,我们下楼吧。”

  廖良勇蹲下身子,妻子两手架住母亲的腋下,让她伏在廖良勇的背上,再帮助她将两只手搭在廖良勇的脖子处。廖良勇确定母亲在后背稳住后,慢慢起身,而妻子一只手快速拿起两条毛巾,一条给母亲擦汗,一条给她擦口水,另一只手则托住母亲的腰部,以防她向后仰。

  从6楼到1楼,93级台阶,每一步,廖良勇都走得小心翼翼。黄金晖说,不久前,婆婆开始会用自己的左手抓住右手,两手不再无力晃荡。

  一口气将母亲背到楼下的长凳,轻轻放下母亲,廖良勇和妻子一同整理她的衣服。“我们走一下,看今天棒不棒。”廖良勇对母亲说道,稍做休息后,母亲就要开始当天的第二项运动——走路。

  黄金晖将婆婆的左手搭在脖子处,因为身高比婆婆高,她略微弯腰低头,让婆婆的手搭得舒服。黄金晖的左手抓住婆婆的左手,右手托着婆婆的屁股,廖良勇两只手则托起母亲的右手,只有两人合力,母亲才能慢慢走动起来。

  蘑菇亭广场是他们晒太阳的老地方,广场离家不远,早上8点半到10点间,能照到阳光,又不会太热。到了冬天,晒太阳的时间就要改到下午3点到4点,这时的阳光比较暖和,老人家不会感觉冷。

  晒太阳的过程,廖良勇夫妻也不能闲着,不停地给母亲按摩。高肌张力是脑动脉瘤患者的后遗症,通过物理按摩能一定程度地缓解,让母亲的手脚不要蜷曲。

  下楼难,而上楼更难。有时,两人不得不用抬的方式,将母亲抬回家。但尽管如此,当廖良勇有事外出时,妻子也会毅然背起母亲,和姨婆一起带母亲下楼,甚至还推着轮椅带她逛超市。

  斯敏航在馨园小区住了多年,她清楚记得去年一开始在广场见到高美玉时的情景,当时刚出院的高美玉特别瘦,戴着鼻饲管。一年多来,她频频遇到晒太阳的他们,零星了解了背后的故事。有一回,她和儿子遇到廖良勇夫妻抬着母亲回家,儿子流下了感动的泪水。“想有人来写写他们的故事,这样的坚持太不容易了,是我们所有人的榜样。”斯敏航四处打电话,向新闻媒体提供这个线索。

  斯敏航记得的“鼻饲管”,高美玉在去年7月份才摘下。此前,高美玉进食任何东西,都只能通过这根管道。“那时唯一的愿望就是,她能开口吃东西就好了。”在黄金晖的尝试下,这个愿望实现了。起初,黄金晖用针管往婆婆口中注射一点点水,发现婆婆能简单吞咽后,她又尝试注射米糊。“每次都是一点点,慢慢锻炼她的吞咽功能。”黄金晖说,连医生都没想过她还能吃东西,但婆婆成功了。

  “出院时体重79斤,现在90斤。每天喝两大杯茶,喜欢菊花茶和柠檬茶,每天三大碗米糊。”这些数字,廖良勇和黄金晖都了然于心,还有更多数字,更多习惯,这个家的每一个人都记得清晰,喂饭的时间,喂饭的速度,每晚10点左右休息,两三个小时要上一次洗手间……母亲没有意识,不会说话,这些习惯都是廖良勇夫妻日夜观察记下来的。他们给母亲买了护理专用床,在床的一边还有一张床,每晚都有人在这陪着母亲过夜。

  “为什么不用纸尿片?”有人会有疑问。廖良勇夫妻的想法也很简单,想让母亲更舒服,所以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愿意付出更多精力。

  出院的日子,母亲过得开心吗?廖良勇无从得知,母亲总是静静地看着一处地方,不会回应他的话,虽然母亲有时会笑,眼睛会跟着人转,但是又没有太多规律可循。让廖良勇一家人有些安慰的是,50岁就满头白发的母亲,在这一年多的时间,居然长出了些黑发。“我们老笑说,她现在过的是最养生的日子,想要养生,要向她学习,吃得营养、保障运动。”廖良勇说。

  在小区晒太阳时,不少邻居会上前关心老人的身体。有人也会感慨,廖良勇夫妻真不容易,每当听到这样的话,夫妻俩都是笑笑,很少回应。

  廖良勇出生在岳阳的一个山区里,没有文化、干了一辈子农活的母亲却坚定地鼓励孩子要读书,要走出山区。当孩子在外成家立业时,她又跟随着照顾孙辈。“我妈说不上是来深建设者,但可以说是来深建设者幕后的支持者。”廖良勇说,母亲带大了两代人,如果晚年得不到很好的照顾,这说不过去。所以旁人感慨的“难”,在他们心里都不算是“难”。

  “好想好想再和她说说话。”广场阶梯上,蹲在婆婆身后帮她按摩的黄金晖说到这句话时,眼泪夺眶而出。这也是她和丈夫最大的愿望。“无论我们做什么,她总是默默支持我们,不会去指点评价,是特别慈祥和蔼的一个人。”黄金晖回忆着过去和婆婆相处的日子。

  “我现在每天都和她说很多话,遇到什么事都会问她意见,虽然她不会回应我。”黄金晖笑着和记者说道,接着又面向婆婆问道,“你会不会嫌我啰嗦啊?”在采访中,黄金晖不时会笑,无论面对什么,她总是乐观向上。

  “感谢我的媳妇。”廖良勇的一句话,尽在不言中。他曾经看过岳父岳母如何精心照顾年迈的父母,他们的女儿继承了优秀的品质。廖良勇说,岳母不久就会打一次电话来,每次都特别叮嘱女儿一定要好好照顾婆婆,要有耐心。自己的孩子回到家或和家里通电话时,第一个问候关心的人也是奶奶。孝和爱在此间传递不息。

  今天是高美玉的七十岁生日,黄金晖的家人也特别从老家赶来为老人庆寿。“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简单庆祝。”在廖良勇夫妻心里,不用太多仪式,每一顿能和家人一起吃的饭,都是知足、快乐的。

  这一天,廖良勇手机里专属母亲的相册又会多一些相片,母亲生病后,他依然坚持记录,每一个和母亲有关的难忘瞬间。

  民治馨园小区的居民斯敏航被廖良勇夫妻照顾老人的事迹感动,给多家新闻媒体和电视台拨去电话,甚至打了市长热线,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个故事。而我在跟随廖良勇夫妇照顾老人的半天时间后,也有了和斯敏航相似的心情:好想把这个故事写好,好想这个故事能够打动一些人的心,甚至带来一些改变。

  “其实一路走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。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廖良勇感慨,心里怪不好意思的。一开始,廖良勇也是婉拒了采访,他觉得家人每天都在做的事,不是做给别人看的。后来,他又想,或许自家的故事可以给别人一些启发,一个普通的家庭面对疾病,面对一个瘫痪的老人,可以怎样去做,怎样做得更好。最终,廖良勇答应了采访。

  一篇稿件难以详细描述廖良勇夫妻照顾老人家的点滴,可以说,除了睡着的时间,他们几乎都在照顾、陪伴着母亲,想方设法让她过得更舒服。“我家婆婆身上一点异味都没有。”黄金晖自豪地说道。对于一个瘫痪在床的老人,家人能照顾到这个程度,其实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。

  今天是高奶奶的生日,奶奶没有意识,不能说话,没法许下生日愿望。但我想,在这个家的其他人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,希望奶奶能开口再和大家说说话。在采访中,廖良勇夫妻先后说到这个愿望时,都掉下了眼泪。“你说,我是不是要求越来越高了,一开始,我就是想她能够吃饭就好了。”当时,黄金晖擦干眼泪,又笑着问记者。余额宝领不到红包了新闻记者王雪敏

(责任编辑:admin)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ad

    Copyright 2014-2015 www.ntbtak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平台源码网